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疫期笔记|比利?奥卡拉汉:想念能在酒吧和朋友见面的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5-20 01:16 点击数:

【编者按】: 疫情还在世界蔓延。数亿人隔离在家,尽管在狭小的空间里每日焦虑,但都期待着明天会好起来。在这些人中,作家可能天然适应这几十天甚至数月的禁足生活,他们的日常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写作。在隔离时期,他们也在记录着这段历史,这段人类日常生活的例外日子。澎湃新闻与中信出版?大方合作,邀请世界各地的知名作家,刊发他们的“疫期笔记”,一段来自“隔离时期的作家问候”。

比利?奥卡拉汉

问:请介绍一本你最近正在读的书,以及它为什么吸引你?

比利?奥卡拉汉:我经常阅读,并且我喜欢重读。过去两周,我读了格雷厄姆?格林(Graham Greene)的两部小说(《输家变赢家》(Loser Takes All)和《文静的美国人》(the Quiet American),奈保尔(V.S. Naipaul)的《半生》(Half A Life),克努特?汉姆生 (Knut Hamsun)的《饥饿》(Hunger),以及勒克莱齐奥(J.M.G. le Clezio)的短篇小说集《发烧》(Fever)。昨晚,我读完了欧内斯特?海明威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《我们的时代》,这本书我从孩提时代就读了很多遍。今天,我将开始读威廉?福克纳的《野棕榈》。

关闭窗口